首席律师
上海刑辩律师徐晓洁律师
徐晓洁律师
  合伙人律师,上海市协力律师事务所刑事委员会副主任,上海市律师协会刑事委员会委员,执业二十年,担任各类型刑事案件的辩护人,其中包括:重大疑难案件、集团犯罪、全国特大刑事案件、上海市特大集资诈骗等。积累了丰富...
联系电话:021-51877068 51877078
联系手机:13918803868(短信勿扰)
邮箱地址:bianhulawyer@126.com
联系地址:浦东新区陆家嘴环路958号华能大厦31楼
上海刑辩律师吕一强律师  

吕一强律师

  上海协力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执业15年,经验丰富,擅长办理各类疑难复杂刑事案件,财产类、贪污贿赂类刑事案件尤为专长。
联系电话:021-51877068  51877078
联系手机:13391248086(短信勿扰)
邮箱地址:lawlv2002@163.com
联系地址:浦东新区陆家嘴环路958号华能大厦31楼
常见罪名解析
常见罪名立案标准
本站最新文章
 
唐某涉嫌故意伤害罪一案(无罪辩护) - 本站原创辩护词
发布日期:2011-3-10
文章出处:上海刑事辩护律师网



辩 护 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上海市协力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人唐某之委托,特指派吕一强律师担任本案的辩护人,依法为被告人唐某进行辩护

辩护人接受指派后,查阅了本案起诉书、卷宗材料,会见了被告人,进行了必要的走访调查,并查看了现场,通过参加庭审调查,对本案业已了解。辩护人认为被告人唐某的行为属于法律规定的正当防卫。其理由是:

(一)被告人唐某的行为符合正当防卫的构成要件

我国《刑法》第17条规定:“为了使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正当防卫行为,不负刑事责任。”也就是说,正当防卫是指对正在进行不法侵害的人,而采取造成一定伤害的方法以防止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和其他权利免受侵害的危险。构成正当防卫必须具备以下五个条件:(1

必须是为了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合法权益,才能实行正当防卫。这是成立正当防卫的前提条件。(2)必须是针对不法侵害行为才能实行防卫。所谓不法侵害行为,是指一般违法行为和犯罪行为的侵害。其中主要是指犯罪行为的侵害,而且是故意犯罪行为的侵害。(3)必须是对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行为,才能实行防卫。所谓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包含两个方面的还以,其一,不法侵害行为必须是实际存在的,即是真正发生的不法侵害行为,而不是主观想象和主观推测的不法侵害。其二,不法侵害行为必须是正在进行的,就是说,不法侵害行为已经开始,或者是合法权益处于直接受威胁状态的时候,才能实行正当防卫。(4)必须是针对不法侵害本人实行防卫。(5)防卫行为不能超过必要的限度,造成不应有的损害。在本案中,被告人唐某的行为,完全符合法律上所规定的正当防卫的构成要件。

    (二)被告人唐某的行为不属于防卫过当

    被告人唐某在正当防卫过程中,是不是超过了必要限度是本案焦点。所谓防卫过当,是指正当防卫超过了必要限度,造成不应有的损害。因此,防卫行为是否超过了必要限度,便成为区分防卫是否过当界限的标准。根据我国刑事立法精神,必要限度应被理解为:以防卫行为足以有效地制止不法侵害行为作为基本原则,并以不法侵害行为的手段、强度、缓急,防卫权益的性质,采取防卫的方法,选择打击的部位、强度和防卫的环境等因素作为具体的判断标准,检察机关之所以认定被告人唐某防卫过当构成重伤害的客观依据是:在安某松开手后,被告人唐某用木棍朝安某头部打了一下,造成头挫伤、脑疝的后果。庭审已经查明,被告人唐某打完第二下之后,安某虽然松开了王某,但是他的不法侵害并没有结束。某些犯罪行为终止以后,结果尚不是马上发生,即在其犯罪行为与犯罪结果之间存在一段距离。当行为终了而结果尚未发生之际,如果实行正当防卫可以防止这种危害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和其他权利的结果发生,当然应当允许实行正当防卫。

    (三)被害人安某并没有主动停止不法侵害

    本案的事端挑起者、不法侵害人安某在遭到被告人唐某用木棍击打两下之后,仍然是处于一种不法侵害状态,并没有丧失侵害能力,危险依然存在。这体现在:(1)他被打后没有马上离去;(2)安某没有被打倒并丧失侵害能力,而是继续朝被告人唐某走来,使被告人唐某处于孤立无援的直接受威胁状态。而我国刑法中正当防卫的目的,是使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和其他权益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因此,不法侵害的终止应以不法侵害的危险是否排除为其客观依据和标志的。排除危险之所谓危险是指不法侵害对于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和其他权利所造成的现实危险性,并且通过对不法侵害人造成一定人身损害,可以予以排除,而不是已经发生的危害结果。我们认为,排除危险作为不法侵害终止的标志,符合我国关于正当防卫的立法精神,是从正当防卫的本质出发,从不法侵害的总体上把握其终止的标志,因而能科学地反映不法侵害的发展和终止的全过程。

    (四)从防卫环境看,没有超过正当防卫的必要限度

    本案安某用拳头加害于王某,而被告人唐某用木棍进行防卫,从手段、强度和后果上看,二者似乎不相适应,但不能从表面现象上看,而应当从案件当时具体环境作客观地具体全面分析,把双方置于特定的环境中,研究不法侵害的时间、地点和环境以及双方体力和智力情况,再结合不法侵害的方式、强度、后果等因素进行综合考虑。以确定当时具体条件下,采取什么强度的防卫行为,才能足以有效地制止不法侵害,而不至于满足一般公式:刀对刀,棍棒对棍棒,徒手对徒手的早已被司法实践所淘汰的所谓“对等说”。本案被告人唐某面对突如其来的安某、张某的不法侵害,处于被动局面,一瞬间情况下所做的反射行为,很难准确地判断侵害行为的性质和侵害强度,在防卫时难以从容不迫地选择合适的防卫方法,掌握反击的强度。当被告人唐某对安某打完三下之后,安某随即倒下,彻底丧失伤害能力,被告人的防卫行为遂告结束,并没有打第四下。我们应当设身处地地考察正当防卫的必要限度,从实际出发,使本人置于防卫人处的客观环境,以便确立在当时环境下,防卫人所采取的防卫强度是否合理。认真地为防卫人着想,而不是一味地同情有过错和有罪的被害人。如果没有安某首先实施不法侵害,就不会有安某被伤害的后果,也就不会有被告人唐某的今天。

因此,我们决不能把超过不法侵害的强度和超过正当防卫的必要限度这两个法律概念混为一谈和等同起来。

(五)从防卫地点和防卫时间上看,被告人的行为也是防卫行为所必需,没有超过必要限度

在司法实践中,审查正当防卫是否超过必要限度,防卫地点是重要因素之一。如果不法侵害是发生在闹市区,由于过往的行人较多,防卫人得救的机会大一些,其防卫环境较占优势。应当考虑,尤其是在防卫强度超过不法侵害强度的情况下,考虑该超过不法侵害的防卫强度是否为制止不法侵害所必须时,更应该把方位地点这个因素考虑在内。在防卫地点不利于防卫人的场合,防卫人在防卫中对不法侵害人造成较重的损害,即使其防卫强度超过了不法侵害的强度,也可以说是必要的,没有超过必要限度。本案的事实,庭审已经查明。因此我们认为,被告人防卫的行为是为了制止不法侵害所必须,只有这样才能足以有效地制止不法侵害行为。

(六)被告人唐某没有主观上的犯罪故意

正当防卫作为犯罪阻却事由,是授权性规范和禁止性规范的统一,主观上正当防卫的目的是为了是公共利益、本人或他人的人身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凡是为实现正当防卫的目的所必须的限度,就是正当防卫的限度。本案张某殴打王某,被告人唐某打了张某一下,他随即离去,被告人并没有追打,而安某却继续对王某不法侵害,被告人唐某用木棍打了他三下后,安某这才停止了不法侵害。这充分说明,被告人唐某主观上是为了他人的人身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的,只要侵害人不再继续实施不法侵害,也就达到了被告人的主观防卫目的。在客观上,由于正当防卫是对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的反击。因而,没有足够的强度是不足以有效地制止不法侵害。在这个意义上说,正当防卫的强度总是应该或多或少第大于不法侵害的强度。所以,应该把正当防卫理解为防御和反击的统一、被动和主动的统一。千万不能以正当防卫行为具有防卫性而扼杀和否定防卫人制止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的主观能动性。同时,正当防卫一般都发生在十分紧迫的情况下,防卫人在受到不法侵害的突发情况下,往往是措手不及,精神上受到一定的强制,不可能冷静地判断周围的环境和本人的处境,也来不及仔细地考虑正当防卫应有的强度,往往是“仓促应战”,下意识地拿起工具实行防卫,来不及多想。所以,我们不能以事后对客观环境和双方力量对比的冷静判断来苛求防卫人,否则就是强人所难,混淆了罪与非罪的界限。因此,防卫人主观上没有犯罪故意,不应受到刑事处罚。

(七)被告人行为没有社会危害性

行为人的社会危害性是追究行为人刑事责任的客观基础,也是构成犯罪最本质的特征。如果某种行为对社会没有危害性,当然不能认为是犯罪。被告人唐某的防卫行为不但对社会毫无危害,而且是对社会有益的。所以,对被告人唐某的行为,不仅不应视为犯罪,而且应当予以鼓励和支持。我们认为,对侵害公共利益行为作斗争的防卫者,应该是公民的楷模,应该受到法律的保护。试问,如果被告人唐某看到王某被打,认为与已无关,一走了之,这完全可以,也是完全可能的,那么,王某会是怎样一个后果?这岂是王某鼻骨骨折就能了结的呢?

此致

上海市某区人民法院

 

                                   辩护人:吕一强 律师

                               二零一零年七月十四日

友情链接
联系上海刑事辩护律师
Copyright © 021bianhu.cn 上海刑事辩护律师
上海浦东刑事律师、取保候审 - 上海协力律师事务所
上海刑辩律师电话:021-51877068  51877078
联系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陆家嘴环路958号华能大厦31楼